Interview : Hans-Peter Feldmann


Mr. Hans-Peter Feldmann in Museo Reina Sofia (Madrid)

Mr. Hans-Peter Feldmann in Museo Reina Sofia (Madrid)

Click for English Version

Hans-Peter Feldmann堅稱自己並非「藝術家」,他討厭這個稱號,因為所謂的藝術,於他只是生活的一部份,平常不過。1941年出生於德國Dusseldorf的Feldmann,五歲開始從書本、報章雜誌剪下圖片,收集起來。六十年來,這個收集、分類、重組的連貫動作,一直沒有離開過他,是習慣,也是一種需要。

「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剪圖片,那是二戰期間的納粹德國,我的生命在隆隆炮聲中開始,那是没法抺去的陰影。剪圖片肯定與這有關,可能是一種治療的需要。」長大後的Feldmann,當過水手,一年間遊歷了歐洲及非洲。流浪回來後,拿著一堆素描報考美院,被拒後郤堅持尋找自己的路。六十年代中,Feldmann完全放棄繪畫,認為圖片是最佳的表達手法。他以概念出發,把從書刊雜誌、家庭相簿、街頭海報等收集回來的圖片進行安排、重組,建構個人的語境和情感。這些圖像本身看似平凡無奇,但當它們重複出現時,我們忽然看見了它們的不凡。如一張普通不過的草莓圖片,一點也不吸引,但為一鎊32顆草莓拍攝特寫,再重組在一起,我們會發現原來每顆草莓都長得很不一樣。又如30張女人膝蓋的雜誌圖片揭示給我們看,美的概念可以很單一,但演繹手法郤千變萬化。Feldmann亦收集玩具和生活用品,如作品「Shadow Play」(2002) 便以這些收藏配合舊式射燈、旋轉台,創造疑幻疑真的舞台效果。

 

Hans Peter-Feldmann, 31 paris of knees, 31 individual images, dimension varied. Courtesy of the artist.

Hans Peter-Feldmann, 31 paris of knees, 31 individual images, dimension varied. Courtesy of the artist.

Feldmann的創作手法承傳至杜尚的「現成品」,創作理念則與六十年代的概念藝術一脈相承,他於1960年開始自製picture books,以書本代替展覽,並將這些手工贈送朋友。Feldmann從不以藝術家自居,不為作品簽名,亦不以賣作品來糊口。他反對藝術的「作者權」,更討厭藝術商品化,所以他和太太開設精品店,再次以收集和分享作為生活的依靠和方式。

 

Hans Peter-Feldmann "One Pound Strawberries", 2004. 34 foto's, 4 x 4 inches each. Courtesy of the artist.

Hans Peter-Feldmann "One Pound Strawberries", 2004. 34 foto's, 4 x 4 inches each. Courtesy of the artist.

Feldmann在家中接見筆者,但他先旨聲明,這是認識新朋友,絕不是訪問。Feldmann健談,但他做訪問的方式是以圖片來回答問題。這個遊戲始於七十年代與美國Avalanche雜誌做的訪問。今年初,Feldmann與Hans Ulrich Obrist合作出版《Interview》一書,130條問題,130張圖片,有幽默,亦有耐人尋味的。筆者在Feldmann家中見識了他的收藏,十四歲開始購藏的攝影畫冊、木製小玩具、帽子、鞋子等,井然有序地安放家中。原來,它們是這樣存在的。所以,在Kunsthalle的展覽廳,作品僅以圖釘按在牆上,有時旁邊放著梳發或書桌,散發著居家氣味。既然反對展覽,為何又辦個展?Feldmann又以圖像來說明︰「八十年代我去過香港,某個晚上我碰到一位婦人在街頭放聲高歌,我聽不懂她在唱甚麼,但深切感受到她的哀傷。今天我告訴你這一幕,當年的震撼體驗絲毫未減。這就是藝術。」私人的情感,有時需要公開宣洩,它才會變得真實,甚至外化,這就是Feldmann的治療理論。而當表達成為一種需要時,它的感染力可以超乎一切。

 

Hans-Peter Feldmann, Shadow Play, 2009. Courtesy of the artist.

Hans-Peter Feldmann, Shadow Play, 2009. Courtesy of the artist.

這種私人與公眾的界線,在Feldmann的作品中極為模糊。如他的作品「100 Years」(2001),拍攝了101位由八個月至100歲的朋友,共同演繹了人的一生,而觀眾可迅速融入作品,感受自己一生走過的每一步和前面若隱若現的路程。又如「一個女人的所有衣物」(1970s),內內外外71件衣物逐一拍攝、展示,建構主人的形象。尷尷尬尬中,我們與這位素昧平生的女人,彷彿成為了閨中密友。但Feldmann再次強調,他不是藝術家,亦不是攝影師,他只是愛看圖片的人。

 

 

Hans-Peter Feldmann, All the Clothes of a woman, 1970s. Courtesy of the artist.

Hans-Peter Feldmann, All the Clothes of a woman, 1970s. Courtesy of the artist.

Hans-Peter Feldmann回顧展
Museo Reina Sofia (Madrid)
展期至2011年2月28日

更多展覽資料...